小榄菊城社区网_中山小榄论坛

查看: 3536|回复: 2

[中山市] 小榄陈某暴打儿子致死

[复制链接]
木公日月88 发表于 2011-12-9 12: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岁小学生小陈被前来家访的老师发现死在家中,房间里已有恶臭味。而4日前他遭到了父亲的当街暴打,这场家暴持续了至少10分钟,这或许是小陈致死的原因。据小榄警方透露,父亲陈某(36岁)是本地人,儿子小陈今年仅9岁,死于他杀。目前陈某涉嫌过失杀人已被刑事拘留,但陈某否认儿子是被其殴打致死。{:soso_e126:}

外地工仔 发表于 2011-12-10 13: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杯具值得我们思考啊,人性的扭曲。
xing 发表于 2011-12-10 20: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xing 于 2011-12-10 20:30 编辑

多部门曾介入惜未能阻9龄童血案


     南都讯 9龄童疑被父亲暴打致死(详见中山读本12月6日《遭父当街暴打后小学生死在家中》、12月7日《“抓了爸爸就没人照顾我了”》报道)事件有了新的进展。南都记者连日调查发现,父亲陈某坤常家暴儿子小陈,不仅邻居知晓,当地的社区治保会、妇联、教办、小陈所在学校等多个单位都知道且曾介入处理,却最终没能阻止到血案的发生。昨日,小榄镇宣传部门联合其他相关部门向媒体通报了有关情况。记者从通报会上获悉,小陈是陈某坤非婚生子,有群众以前就举报过陈某坤对儿子有家暴行为,学校的老师也早已发现,当地部门曾考虑将陈某坤对小陈抚养权转移至其他亲属,但被陈某坤拒绝。

    妇联:多次介入曾考虑转移抚养权   

   昨日,小榄镇妇联主席陈女士告诉记者,她最早接触到孩子的情况是去年八月份。当时北区社区妇代会接到电话说,小陈被严重打伤。于是,他们向社区了解过情况之后,与治保会主任一起到出租屋查看,当时发现孩子躺在地上,身上有瘀痕,似乎还有骨裂的情况。妇联上门与陈某坤沟通,一开始陈某坤不让进门。陈说,“这是我的孩子,别人管不着,政府部门无权干涉。”陈主席劝告说:“这不是个人问题,已经上升到法律责任。”后来气氛缓和下来。在了解到陈某坤的家庭困顿等情况后,妇联曾与北区妇联联系,希望帮助他解决工作问题。

    但今年三月,北区社区再次反映孩子的头被打伤了。后来是社区出钱让学校带孩子去治疗。此事后,第二人民法院、妇代会等部门曾联合讨论转移抚养权的问题,但因难以找到愿意抚养的人,而父亲仍在世,于是搁置了对抚养权转移的讨论。之后社区书记、北区小学黄校长亲自找陈某坤谈话,表示如果再次发生同样的事情,孩子将不能由他抚养。陈某坤就表示,“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改。”

    陈女士表示,随后大半年都没收到孩子被打的消息。学校老师也表示,这大半年来都没发现孩子有新伤。关于小陈的家庭状况,据妇联了解到是,陈某打了妻子后,其妻返回老家广西。自那以后,小陈再没见过母亲。

    学校:被暴打前一天还与老师谈过心

    “对于他经常被打的事情,我们都是知道的,所以我经常都会拉起他衣服看有没有伤。”小陈的语文曾老师说。曾老师告诉记者,去年9月,她发现孩子身上有伤,便打电话给陈某坤。陈某坤说,孩子撒谎才被打的。曾老师对其劝导后,孩子告诉她,“我爸让你以后不要再打电话给他。我们家的事不要别人管。”之后,曾老师试图再联系陈某坤,他的手机号没再打通过。

    曾老师表示,校方一直很关心小陈。“他的学费、伙食费都是学校出的钱,而课本费用都是老师出的。”学校里的老师还经常对孩子进行家访。上周三,小陈被陈某坤暴打的前一天,曾老师还曾与小陈谈过心,当时并未发现异样。而同班同学、甚至是隔壁班同学的家长都很关心小陈,时常送他回家,给他买鞋等物品。而他老家的街坊邻居也时常送鞋、衣物过来。

    据陈某坤陈述,小陈经常被他拳打脚踢的原因是“孩子撒谎”。妇联陈主席与他沟通时,问起撒过什么谎,陈某坤举例说:“他骗其他孩子说吃过肯德基麦当劳,他爸带他去旅游什么的,我就很生气。”但曾老师表示,小陈的品行没有问题,从未发现他有欺骗的行为。陈主席认为,这只是孩子吹吹牛,想在同龄人面前树立一些自信心,不能算作撒谎。

    警方:当日曾出警对陈某坤警示

    据事发当日的一位目击者陈小姐称,事发当晚看到陈某坤在不停殴打孩子,她不敢上前劝阻,但选择了报警,“我们等了好久都没有看到警察来,好像还说什么家庭琐事不方便管。”为此,部分网友和邻居纷纷表示,如果警察赶到现场制止殴打,或许悲剧就避免了。

    昨日下午,小榄公安分局一名范姓民警表示,事发当晚小榄公安分局下属的小榄派出所曾出警。“当日,由于报警的人将潮源路说成了宝源路,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范姓民警称,民警后来找到了施暴的陈某坤,并对其进行教育和警示,陈某坤也向民警表示不再殴打小陈。范姓民警称,因为当天不是他出警,所以并不清楚当天出警的具体情况。

       小陈非陈某坤亲生?

    经本报报道了小陈出事之后,众多网友纷纷通过微博、论坛等方式关注,其中一名自称为小陈母亲朋友的网友在微博上回帖称,得知小陈的噩耗之后非常悲痛,小陈的母亲也已经得知,非常痛心,“我们可以保证的是带着悔疚去送孩子的最后一程,希望能在孩子面前赎罪,能让孩子安息”。

    经南都记者多次联系,昨日早上7时40分许,该网友在微博上给南都记者发来私信称,小陈母亲正在从武汉往小榄赶,并通过其向南都记者表示,希望低调处理此事。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她不是丢下孩子不管,本来是想带孩子回家乡的。”该网友同时还称,小陈的母亲在离开小榄回广西时已经把小陈带到广西外公家里,“想不到他会去抢孩子,因为当时只有孩子的外公外婆看,他们又年老斗不过他,他扬言要打死孩子和孩子的母亲”。

    该网友还向南都记者爆内幕称,称陈某坤一直怀疑小陈并非其亲生。“打从孩子出生开始就说孩子不是他的,经常家暴。孩子还不够一岁的时候,就有被打成两个黑眼圈的情形,而且满身都是衣架打的伤痕。

    “他还把我朋友(陈某坤的妻子)从四楼丢下去过,幸好我朋友在落下的时候,拉住窗口被救,不然早死了。”该网友表示,打从那次起,陈某坤的妻子就带孩子逃到了广西老家,然而在逃到广西之后没多久,孩子就被陈某坤抢了回去。“想不到真的打死他,这是我所知道的,真不知道孩子是怎么过的。”

    昨日下午,据小榄镇妇联主席陈女士称,陈某坤与妻子并没有领取结婚证,属于未婚产下小陈。

   他们眼中的他

    身上总有伤三岁会洗衣

    昨日早上,晨曦洒进教室。在朗朗的读书声中,二年级一班的教室里,三十多个小朋友齐齐坐,而一个靠窗的空座位显得有些落寞。这是小陈的座位,柜子里还放着一个发黑的小枕头,一本写字本,还有语文、数学和英语课本,以及几个小纸团。而这些物品的小主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班级和他的小伙伴们。

    老师对孩子们说,小陈请假了。在上课之前,孩子们议论纷纷,几乎还不知道小陈的遭遇的他们进行着各种猜测。一个小男孩大声说:“我爸爸说他被他爸打死了!”而一些孩子则听说了微博上一个孩子被父亲打死的消息,并怀疑死者为小陈。他们眼中充满了悲伤。

    同学眼中的小陈,总是“脏兮兮的”,身上带着各种伤,最严重的时候手臂曾被包扎。同学们说,他是个有些内向的孩子,“他的好朋友有几个,但是不多。”

    “他一年级的时候成绩很好,经常有90多100分,不过上到二年级就退步得很厉害。有次数学考试倒数第三名。”同学们说。曾老师说:“小陈的成绩中上等,语文是他的强项。”而南都记者在小陈的课本上看到,他的语文课本总是90多分甚至100分,写字本上的字迹,充满稚气,但颇为认真。

    “孩子在学校表现很好,他从未逃学,更没试过夜不归宿。一次好几天没回校,是因为父亲打他,身上有伤,没办法就没来学校。”曾老师说。“虽然他家里情况不好,他穿得也比较差,但是同学们都没有歧视他的,他迟到了,还给他留早餐在桌上。”

    在走廊的尽头,小陈喜欢经常与几个小伙伴一起玩带有三国人物头像及战斗级数等的“圈圈牌”。“他最喜欢玩这个了。下了课就蹲在那里跟几个人斗。”

    此外小陈的自理能力很让老师印象深刻。曾老师回忆,有一次上语文课,谈起做家务的事情,小陈说了一句:“我三岁就自己洗衣服了。”“我听了很是心酸。”曾老师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

    统筹:南都记者 王文杰

    采写:南都记者 王卫 见习记者陈思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